甘孜州委宣传部 甘孜州文明办 主办

来自香巴拉深处的笑声——乡城“笑宴”习俗见闻

“笑宴”现场。

  初春和煦的阳光下,溪水潺潺流淌,幢幢白藏房间,已填充着翡翠般的块块新绿。香巴拉田园中,喜庆的氛围笼罩着一户庭院。在被红布精心布置的大厅里,一对新婚夫妻红着脸,看着台下的宾客们。一个头发卷曲,神采奕奕的中年男子同新婚夫妇一同站在舞台上,利索地翻动着嘴皮,如同放鞭炮一般“轰炸”着宾客们的耳朵。

  “别人都上山伐木,尼玛却偷懒在村子里捡大家剩下的烟锅巴,烟锅巴再多也搭不起藏房哦。”

  “尼麦,你家地里草长得可真好,隔壁的牛藏进去都找不到了。”

  .......

  讽刺中蕴含哲理、调侃中透出关怀、嘲弄中启迪智慧,一次次“唾沫四溅”,惹得台下一个个被“吐槽”对象面红耳赤而又无可奈何,而一条条用本地藏语抖出的“包袱”则逗得大多数人哈哈大笑。

  “舞台”上的主角,是乡城县家喻户晓的“大师”——四郎曲登,而他的职业,便是在各种聚会场合“搞笑宴”。

  “目前这个行当里我绝对是乡城县最厉害的人物,去年,在成都和朋友聚会时,竟然都遇到看到过我说笑视频的‘粉丝’。”记者见到四郎曲登时,他正为了下一场“笑宴”做着准备,言语中,“笑宴大师”显得信心十足,“自从我二十一岁那年在婚宴中登台以来,还从来没碰到过对手。”

  顾名思义,“笑宴”是宴会上一种幽默搞笑的语言类“节目”。但这种“节目”,却从无剧本和模板,成功与否全靠说笑者的临场发挥。“大到婚礼、寿宴、搬新房,小到新年团聚、朋友聚会,甚至吃顿便饭,都有可能‘搞笑宴’。”文史专家钟建国介绍说,多年的传承已让这种独特的艺术成为乡城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,“可以说‘笑宴’就是用本地藏语表演的脱口秀,特别是在婚宴中,男女双方都会请几位口才绝佳的‘笑宴’师傅,在宴席间分庭抗礼,互相嘲弄取笑,一则取悦嘉宾增添喜庆气氛,二则在对方面前抬高自家身价。”

  钟建国告诉记者,通常在“笑宴”中,被请来的“笑宴”师傅,其取乐对象除了一对新人并无限制,既可揶揄双方亲人长者,也可挖苦在座的贵宾和乡亲,从容貌到行为,毫无顾忌。而乡城人约定俗成的规矩,“笑宴”中说笑者尽量使用“打比方”的手法进行嘲弄,谩骂式的“人生攻击”被视为拙劣手段,作为被嘲弄对象如无还口之力,便只能自认倒霉,绝不可恼羞成怒。“笑宴”可谓是最肆无忌惮的调侃,乡城人豁达的性格也由此体现。

  而现年35岁的四郎曲登,是笑宴非物质文化传承人,拥有“笑宴大师”称号。他是乡城县水洼乡雨洼村人,孩提时代便对说笑产生了浓厚兴趣,每逢笑宴就去听看。十八岁之时,他已经能在村里聚会场合与笑宴师傅“说学逗笑”,二十一岁那年,一场长达五小时的“双人脱口秀”让他成为了当时乡城最年轻的笑宴大师。

  “那是在我们村子里的一次婚宴上,一位‘笑宴’大师嘲弄取笑我,我便进行回应参与‘笑宴’。我们互相揭老底,曝隐私,举各种例子调侃对方,逗得台下众人哈哈大笑。这样你一接我一语几个小时后,他终于接不上了,大家都知道我‘赢’了!”谈起这次经历,四郎曲登至今还记忆犹新。

  后来,在一位老人的生日宴会上,四郎曲登在这次“群雄逐鹿”中胜出,击败了其他所有的“笑宴”主持,成为了全县最为知名的“笑宴”大师。此后,在乡城但凡有人家举办婚礼寿宴,首选的“笑宴”主持便是四郎曲登。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日渐普及,他在各种场合中精彩的说笑瞬间,被人们拍摄记录转发传播,更多的人隔着手机屏幕也能笑得前仰后合,四郎曲登堪称乡城历史上第一位“网红笑宴大师”。

  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四郎曲登,竟能凭借“三寸不烂之舌”,通过取笑嘲弄成为大家追捧的“大咖”?这个问题的答案,还得从“笑宴”这种独特的艺术形式中寻找。

  一份公开资料上显示,笑宴在乡城经久不衰,关于它的起源也留下过一个传说故事。

  相传在古时,乡城有了一位擅长侦破各类疑难案件的贵族老爷。他破案的诀窍便是在家中设“笑宴”,恭请所有与案相关的人物赴宴,汇聚一堂饮酒吃肉。待到众人有醉意,他们便互相嘲弄取笑,他则在一旁观颜察色,暗作分析推理。这种办法经常能得到案情线索,有时候甚至会把详细案情揭示无遗。那位贵族老爷便因此享誉四方,流名百世。虽然关于“笑宴”是否真的起源于破案,已不可考证,但流传至今它却成为了婚礼的必备环节,也是解决各种矛盾的调解途径。

  “很多民间习俗、民族谚语,都在笑宴中流传下来,它是乡城独特文化的一种活态传承形式。”乡城县文化旅游局副局长王正东认为,笑宴是内涵丰富的生活智慧,“形式虽然相对固定,但内容通常与时俱进,而在特殊的环境中以说笑点出一些沉疴陋习可提示人们改进,也可顺势化解邻里乡亲之间的矛盾。”

  往往如同四郎曲登一样的“笑宴”高手,会在生活中察言观色,积累“段子”,说笑中恰当地以取笑自己开场,嘲弄时张弛有度,把握分寸,既引人大笑又发人深省。

  “他反应敏捷,说笑时节奏感特别好,内容中加入了很多国家政策,这样就能引发大家的共鸣。毫无疑问,现在他是乡城笑宴第一高手。”夸赞四郎曲登时,王正东不吝溢美之词。

  是滑稽表演,也是寓教于乐;是插科打诨,也是成风化人;是即兴表演,也是世代相承;是博古通今,也是继往开来......这就是乡城“笑宴”,这就是千百年间藏乡田园迸发出的欢快旋律,这就是来萦绕在香巴拉深处最悦耳动听的笑声。(记者 肖宵 唐闯 文/图

责任编辑:王静

推荐阅读 »